伊利集團 www.yilibabyclub.com.jpg 徐工1.jpg 玉柴gif.gif
今天是:
    中文|English APP下載
zj.png
工業文化 政策要聞工業遺產企業文化動態資訊博物館國際視野
觸摸工業遺產 文化旅游景點798的“藝術人生”
文章來源 : 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發布時間 :2019年06月26日 09:53分享到:

  60多年前,一片高大堅固的廠房在北京郊區拔地而起。近20年前,一群藝術家來到這里,把廢置的車間改造成當代藝術的聚集地。2008年北京奧運會以來,798作為北京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旅游景點之一,被世界所熟知。

  從電子工廠到文化地標,798的變遷,折射了當代中國波瀾壯闊的發展圖景。近日,我們走訪了幾位與798有深厚淵源的人,聽他們講述798誕生、成長的故事。

 

  程大鵬:紀念激情燃燒的歲月

 

  一扇深綠色的鐵門上,印著“國營七一八聯合廠文獻展委員會暨文獻資料征集辦公室”兩行大字。推開門,一棟紅磚建造的鋸齒形房屋映入眼簾,程大鵬的“度·建筑與藝術設計機構”坐落于此。

  2008年,程大鵬如愿搬進這里,為了租下它,他等了整整一年。“現在還有許多人排著隊想要這個空間。”程大鵬說,“這是798最具代表性的建筑。包豪斯簡單、實用的風格在這里得到了很好的體現。”

  裝修工作室時,程大鵬覺得新家具沒特點,想買一些二手家具。他挑中了工廠的長木桌,還順手收了一批老檔案和舊儀器。他對這些過去的精密儀器“一見鐘情”,“一看就知道,是非常經典的設計。”電子管廠的最后一個車間遷走時,舊家具、舊設備裝了整整10卡車,運進了程大鵬工作室的院子。

  室內擺滿了他的收藏品。有些是大件的精密儀器,比如一臺20世紀40年代出廠的卡爾蔡司倒置金相顯微鏡照相機,長2.2米,占掉了一整張長桌。程大鵬花了一年時間與一位70多歲的相機藏家溝通,用一套徠卡相機換來了這臺儀器。另一些則是尋常的生活用品,工廠給第一批職工發放的木質臉盆架,20世紀50年代工人們使用的收音機、手風琴,等等。這些老物件訴說著工人們的舊日生活,718聯合廠里曾有籃球隊、話劇團、西洋樂隊、文學社等,業余生活豐富多彩。

  為了能系統展出這些藏品,程大鵬開始策劃展覽。2016年,“718聯合廠歷史文獻及設備陳列展”在798藝術中心開幕。718聯合廠11研究所原黨委副書記龐成奎為展覽提供了幾千張底片,那是原所長羅沛霖給他的。一張張照片再現了718廠籌建的故事。718聯合廠是由東德援建的重大戰略工程。聯合廠籌備組組長羅沛霖曾兩度赴東德考察,開出一份包羅萬象的訂單,大到儀器設備,小到一個量杯、一個水盆。從1954年到1957年,幾乎是匯集全東德的電子工業力量,終于建成了這項大規模、高標準、帶有理想主義色彩的工程。

  在展覽的前言里,程大鵬寫道:“以此回顧新中國電子工業從奠基到破土的艱辛而精彩的歷程,以此紀念那段充滿樸素崇高理想的激情燃燒的歲月。”718聯合廠的退休員工從四面八方趕來看展,很多人又送來一些老物件。一位80多歲的老人帶著20世紀50年代工廠的《星火報》來找程大鵬,談起曾經的酸甜苦辣,忍不住落下淚來。“他們給我東西的時候,都會跟我講故事。”胡光曾是工廠技術員,他跟程大鵬談起一段往事:1985年,一臺叫做“雙軛測試儀”的重要測量設備壞了,沒有人會修。胡光犧牲了一個“五一”假期自己琢磨怎么修,把設備拆開,又把0.09毫米寬的線圈重新纏上,最后奇跡般地修好了。

  2017年,718廠落成暨開工60周年之際,程大鵬策劃了第二個展覽,將其命名為“創業家精神之路”。這個說法來自首任廠長李瑞。他曾感慨,718聯合廠能以超常規的速度拔地而起,創造出中國電子工業史上的奇跡,正是得益于全體職工的“創業家精神”。

 

  舒陽:保護舊廠房孕育的藝術區

 

  2001年底,第一次來到798的舒陽,見到的是一派荒涼的景象:閑置的廠房里塵土飛揚,還在生產的車間也沒有了往日的活力。由于生產效益下滑,798廠把一些閑置的空間出租給機構或個人。舒陽供職的《新潮》雜志社租下798內一個體育館,將它改造成既能辦公、又能舉辦活動的場所。“房租很便宜,每天每平方米只要5角錢,但整體條件不好,比較亂,旁邊吃飯的地方很少,同事們只能一起訂盒飯。”

  《新潮》報道了許多當代藝術現象,卻未對所處的798留下只言片語。“雖然已經有個別藝術家租用798的空間作為工作室,但成規模的藝術園區還沒有形成。”1997年起,中央美術學院的師生租用798原95瓷燒窯車間制作抗日戰爭紀念雕塑。隨后,美院雕塑系教授隋建國在798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出版人洪晃、音樂人劉索拉等也相繼遷入。

  在幾位雕塑家的引薦下,“中國藝術”網站創始人羅伯特·伯納歐進駐798。2002年2月,羅伯特的藝術書店“東八時區”開業。“來自美國的羅伯特是798第一個境外租戶。”舒陽回憶說,不少藝術界的朋友正是因為羅伯特的緣故發現了798。

  不久后,由藝術家黃銳牽線,日本的東京畫廊在798開設“北京東京藝術工程”。2002年10月,畫廊首展“北京浮世繪”開幕。“當時的北京很少有這樣的展覽。開幕式來了很多人,非常熱鬧。”沉寂的舊廠房第一次以展館的形式向公眾開放,工業文明與當代藝術的碰撞,給大家帶來極大的震撼。那時,由黃銳設計、徐勇開辦的時態空間開始裝修,舒陽對此印象深刻,“時態空間有1000多平方米,還是鋸齒形的屋頂,非常壯觀,我們看了都很興奮。”作為798空間重塑的代表,時態空間的照片登上了美國《新聞周刊》。

  2003年春節剛過,舒陽在黃銳邀請下辦了一場“越界語言”行為藝術活動。此后,“再造798”“藍天不設防”“左手與右手——中德藝術家聯展”等活動也相繼舉辦。798逐漸成為當代藝術的聚集地,人氣越來越旺。

  然而,藝術家們心里清楚,這樣的繁榮景象可能是短暫的。“我們簽的都是短期租約。按照七星集團的規劃,這一片將要拆掉,建成又一個‘中關村電子城’。”舒陽說,大家都舍不得離開這里,因此達成了一個共識:通過舉辦活動擴大798的影響,改變它將被拆遷的命運。

  2004年,黃銳、徐勇、舒陽和黎靜等人共同策劃了首屆大山子國際藝術節,邀請了一些國外藝術家和使領館的文化機構參與,并請來外媒報道。26場大大小小的活動,讓游離于公眾生活之外的當代藝術變得觸手可及。“第一屆藝術節就吸引了8萬名觀眾。”舒陽回憶道,“以往這類活動只有藝術圈的人才關注。有了798就不一樣了,社會各界的人都可以在這里直接看到當代藝術。這種公共性,在中國是前所未有的。”

  引起社會關注的同時,798現象也進入了政策制定者的視野。2004年2月,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李象群向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提交了《關于原718聯合廠地區建筑及文化產業保護議案》。這份議案由798的藝術家們共同起草,呼吁保護這片工業遺產和新興的文化藝術區。當政府的調研工作組和成千上萬的中外游客來到這里,舒陽知道,798保住了。

  “我是一個在798成長起來的策展人。”自1999年起,舒陽開始在北京做獨立策展,當時北京能展出當代藝術的空間加起來不超過10個。2002年后,798涌現出來的藝術空間數以百計,策展的需求也越來越多。“中國的藝術市場開始爆發。798的變遷,與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是同步的。”

 

  王彥伶:打造國際藝術交流平臺

 

  “藝術能改變一個城市的面貌與精神,甚至促成一個城市經濟的迭代與發展。”在今年北京國際藝術高峰論壇上,七星華電科技集團總裁、798文化創意產業投資公司董事長王彥伶如是說。

  1986年,王彥伶從蘭州大學物理系畢業,被分配到798廠磁鋼分廠做研發工作。當時的他不曾想到,30多年后,“藝術”會成為他職業生涯中的關鍵詞。

  2000年初,在國企改革大潮下,北京電控公司將798廠等6家工廠整合重組為七星集團。798廠5個效益不佳的車間陸續關停,大面積的廠房空置,廠里決定將它們出租。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這些廠房鮮有人問津。偶然的機會,一些藝術家發現了這里,798由此與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  2002年,時任798廠廠長王彥伶考入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攻讀EMBA。《管理學概論》的第一堂課講到了“差異化戰略”,這讓他產生了一個朦朧的想法,“藝術家、藝術機構特別喜歡798。如果干脆把798變成一個藝術園區,剛好就形成了差異化。”當年年底的工作總結中,負責798物業的七星物業管理中心六分部提出了保留舊廠房、在此建立藝術區的建議,王彥伶表示支持。

  “21世紀初,國內對當代藝術的認識還很模糊,集團里有很多反對的聲音。”這讓王彥伶頗有些無奈。2004年,集團內部“凍結租賃”的決策通知下來。2005年,事情發生了轉機。七星集團的領導層最終決定,讓這個新生的藝術園區繼續發展下去。

  2010年,王彥伶擔任七星集團總裁。如何發展798藝術區,是他反復思考的問題。“798有上百家畫廊,我不能再開一家,和我的客戶搶生意。我們要做別人做不了的事。”2012年,王彥伶又一次進修,去中央美術學院攻讀藝術管理碩士。那一年,中國人均GDP超過6000美元,在他看來,文化產業發展的新機遇已經到來。

  2016年夏天,王彥伶對798的未來有了比較清晰的構想,“中國在當代藝術領域起步較晚,話語權也比較弱。但近10年來,帶有中華文化傳統和時代精神的中國當代藝術發展很快。我們需要一個與國際藝術界對話的平臺,通過對話交流,獲得外界的理解和尊重,同時喚起文化自覺與自信。”

  2017年3月,七星集團與站臺中國、常青畫廊、魔金石空間、楊畫廊及德國策展人艾墨思共同發起“畫廊周北京”活動,18家畫廊、美術館集中推出一系列重要展覽。“第一屆是探索性質的,第二屆畫廊周影響就比較大了。300多位嘉賓中有155位國外來賓,其中包括一些著名美術館的館長、策展人和重要的收藏家。”王彥伶說。

  今年畫廊周期間,七星集團還舉辦了首屆國際藝術高峰論壇,邀請國內外專家探討藝術在推動城市發展中的作用。

  據七星集團統計,截至2018年,798藝術區內各類機構達到515家,其中有25個國家和地區的63家境外文化藝術機構。每年在798舉辦的藝術展覽及品牌活動有2500多場。2018年,798參觀人次多達808萬,其中25%來自海外。

  2018年1月,法國總統馬克龍到訪798。馬克龍說,“我來798是想了解當代中國人的所思所想。”這更加堅定了王彥伶把798打造成國際藝術交流平臺的想法。“交流能促進文化自信和自強。當外國人被中國的當代藝術打動,我們的文化傳播就真正起到了效果。”

 

  798小傳

 

  798藝術區所在地,原是“國營華北無線電聯合器材廠”,即718聯合廠。它是“一五”計劃期間東德在中國援建的最大的工程,是當時社會主義陣營對中國156個援建項目之外單獨立項的第157個項目。

  1953年動工,1957年10月投產,718聯合廠的建設速度之快、建筑質量之高,在當時實屬罕見。這是中國第一個現代化電子元器件生產基地,為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提供了許多重要的元件和零部件。

  1964年,聯合廠分解為多個獨立的單位,原三分廠定名為798廠。798這個稱號首次出現在歷史舞臺。2001年,包括798在內的5個分廠與700廠重組為北京七星華電科技集團。

  從21世紀初開始,798一帶的閑置廠房因為低廉的租金和獨特的建筑風格,吸引了大批藝術家和文化機構入駐。各種文化藝術活動相繼舉辦,一個充滿活力的藝術聚落逐漸形成。2003年,美國《時代周刊》將798藝術區評為全球22個城市藝術中心之一。然而,按照有關建設規劃,這片區域面臨拆遷的可能。

  2004年2月,北京市人大代表李象群提交了關于保護798藝術區的議案。隨后,北京市和朝陽區派出調查組進入798。拆遷還是保留,引起社會輿論的關注。2006年,798被列為北京市首批文化創意產業集聚區之一,發展方向確定下來。2008年初,798入選北京奧運會期間六大游覽景點之一,“登長城、吃烤鴨、游798”成為游客到北京的首選。2010年7月,朝陽區成立798藝術區管理委員會,作為政府派出機構,負責798藝術區綜合協調管理工作。

  從舊廠房轉變為國際知名的藝術區,798堪稱工業遺產轉型的成功樣本,為國內眾多工業遺存的改造和發展提供了積極的借鑒。

編輯 : 高明靜
Copyright ? China Industry News,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18842號-2 中國工業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98765123.jpg X
微信94x94.jpg 微信二維碼 X
微博94x94.jpg 新浪微博 X
頂部
大乐透17136期号码预测